猫咪成人

天色很快黑了。

姜空依旧待在屋子之中废寝忘食的揣摩着邪人之血中的灵药成分。

“天枯果,混元草,还有一个是噬心花?”

他紧闭着双眼,鼻息之处一团漆黑色的邪气打转着。

一滴滴冷汗从起额头上不断滴落下来。

许久后,姜空将鼻息处的黑气散去,他睁开双眼,倾吐一口气,感觉到浑身有一丝丝疲惫。

寻常药师根据一颗丹药去揣摩其原料的灵药成分已经是很难的一件事情了。

融药一部分会将大量药液融合在一起,而且很多灵药具备相仿的属性,所以想要将所有灵药与比例都猜测出来,不花费心血是不行的。

更何况现在姜空根据的还是吸收了邪丹之后邪人的鲜血。

这样子更加加大的了难度。

嘎吱。

屋门打开的声音响起。

清纯少女院子晾衣无邪笑容满分美图

燕青漪进来了,手中还端着一碗热汤。

她轻轻走到姜空身边,将热汤放在桌子上生怕打扰到姜空。

今日她似乎听从了姜空的话,衣着也是注重了一丝。

“这是给你炖的汤,不要太累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就叫我。”

燕青漪说完便离开了,生怕打扰到姜空。

“等等。”

姜空叫住了她。

燕青漪脚步一停转过身看向姜空,眼中竟是出现了一丝莫名的希冀之色。

“之前研究过邪人之血的药师还在吗?

他研究出来的东西我想要看一下。

还有,谢谢你的热汤。”

姜空对其微微一笑。

燕青漪亦是露出了一个笑容,原本她长的就颇为不俗,这一笑更是好看。

刷!一颗浑圆的丹药突然飞射而出,燕青漪将之接住,看着手中的丹药,通体赤红,丹身之上有一条类似游龙形状的丹气游动着。

一股奇异的丹香从其中渗透出来,沁人心脾,仅仅是闻上一口,就感觉到血肉极为的舒畅。

“这是?”

燕青漪有点讶异的看着手中的丹药,不知所措。

“这是我炼制出来的丹药。

名为涅槃丹,对于你这等层次的武修突破会有很大的作用。

这些日子守着明远城算是辛苦你们这些弟子了,就当做对于你的犒劳。”

她脸上闪过一抹红晕,不过很快转过头某种闪过一丝好奇,不禁问道:“你还是一个药师?”

“我不仅是一个药师,还是一个地阶的药师呢。”

姜空微微笑道。

他没有将话说的太满。

如果说出来是准天阶药师,恐怕到时候闹出来的动静太大了。

整个灵轮域都没有准天阶药师。

就算是苍星道院的阳奉烈也不过是地阶顶级药师罢了。

不是每一个药师都像姜空这样能够轻松自如的开辟出地煞天池。

有的人穷尽一辈子都很难讲这个东西开辟出来,晋升准天阶药师。

燕青漪深深凝视着姜空,似乎想要将姜空看的透彻。

看着她的目光,姜空内心一咯噔,该不会被这个小妮子猜出来了吧。

“怎么了?”

他有点心虚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起来之前我苍星道院也有一个弟子。

此人姓姜,也是一个丹武两道上的顶级天骄。

只不过太可惜了,英年早逝。

在风火山脉的一处天魔战场上被当初的北旗主抓过去炼成人肉丹药了。”

说完她还一叹。

“那确实是太可惜了。

如果在我这个年级,他恐怕已经开辟出地煞天池,或许有机会打通天罡三十六脉,晋入天阶药师了。”

姜空道,随后饶有兴趣的问道:“他是什么样一个人?”

燕青漪闻言,呵呵一笑道:“登徒子,无耻小人。

根本无法与您相比的。”

一语出,正在喝汤的姜空差点将汤喷出来。

这个女人居然还如此的记仇,还没有忘记之前自己戏耍燕静阳的事情。

“那江前辈,没有事情的话我回去将那个药师大人的资料整理出来给您。

早点休息,莫要太累了。”

“好。”

燕青漪退出姜空的屋门。

门户一关上,她美眸一动,呢喃道:“难道是我看错了吗?

为什么江前辈与这个小子居然有点相像。

江?

姜?

都是地阶的药师?”

她摸着下巴思索着,不过很快摇摇头。

“不可能,是我多虑了。

那个小子被一个武王带走,根本不可能有存活下来的希望。

何况江前辈的实力如此的强大,那个小子就算是没死也不会达到这种层次。”

燕青漪不再多想,朝着自己的住处而去。

“这个女人。”

姜空站在窗口,外面的景象看的一清二楚。

“看来还是不够隐蔽,得亏这个女人不够聪明。”

他淡淡道,继续坐下来琢磨着邪人的鲜血。

翌日上午。

姜空桌子上遍布一些写满了密密麻麻灵药的宣纸。

“一百多种灵药,还差一种药引,会是什么呢?”

他现在感觉到有点头疼。

这些灵药差不多都被他猜测出来了。

但是其中蕴含着的剂量还是无法得知,原因就是这一种独特的药引。

少了这种药引,姜空就像是坐拥着一座满是宝藏的城池,却没有钥匙能够进入其中将之带出来。

“先出去透透气吧。”

他走出去,还没有跨出大门,一阵吵吵闹闹的声音响起来。

“邱康大人,你可不能乱来啊。

现在江前辈是我们明远城的救世主,伤了和气对大家都不好。”

“什么狗屁救世主,他算是什么东西啊。

一个打打杀杀的莽夫有什么资格来议论我,还想要我的丹方,简直是痴人说梦。

今日我就要找他理论一个清楚!”

“大家都是同僚,在这个节骨眼上,您可别意气用事啊!”

“意气用事?

他一个武夫要拿我的丹方,这就是对我的质疑,这是侮辱我。

今日我就要问个清楚,他若是会一点丹药。

我邱康就爬着出这个大院的门!”

姜空目光所过,只见到门口燕青漪拉着一个老者。

但是老者身宽体胖,此时止不住的朝着里面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