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丝瓜带你另眼看世界

金色天幕的影像在白袍修士离开之后立即消失,莽原学院之中聚集的各家族和宗门已经见怪不怪了。

丹青为姬幽臣倒上一杯酒,轻笑道:“姬前辈,您是怎么培养的修齐小友的?”

“你是怎么培养的念诚小友的?”姬幽臣反问道。

丹青笑了,他摇了摇头说道:“原来都是他们自己的功劳!”

“小齐的两仪天功是老夫传授的!”

丹青笑得更加开怀,他没想到姬幽臣是如此不愿服输之人,于是说道:“念诚!换做是你,可有把握胜出?”

“回师尊的话,没有亲自尝试,弟子不敢妄下判断!”

丹青无奈一笑,自己的徒弟竟然不为自己争面子,真是……

莫念诚继续说道:“但有一点我会和林兄采取不同的方式!”

“哦?是什么?”

“我会在天雷考验之时整合所有人,应该不会出现熊巨灵两次浪费机会的情况!”

“好!”

卡哇伊萝莉美女清纯吊带居家生活照

姬幽臣罕见地没有继续攀比,反而笑着说道:“念诚小友之言甚合我意,不如你改投老夫门下,到时你和小齐是师兄弟,我们师徒三人可以纵横修仙界,岂不快哉!”

莫念诚笑而不语,若姬幽臣早些开口,说不得他真的会同意。

丹青连忙说道:“姬前辈!我只有这一个徒弟,今后也不打算再收徒了,要留着养老送终,请您高抬贵手吧!”

“哈哈哈!念诚小友,老夫一句话让你成了关门弟子,你可是欠老夫一个人情啊!”

“念诚谢过前辈,若他日前辈有用到晚辈之处,定当赴汤蹈火!”

“好!丹青啊!你收了个好徒弟!”

丹青心中很无奈,被这老家伙算计了,动动嘴就让自己的徒弟欠了一个人情,他连忙转移话题道:“姬前辈!方才修齐小友躲避对方金丹外放的身法可是传说中的战意通明?”

这一句话吸引了所有元婴修士的注意。

战意通明代表着什么,那可是战斗天赋极高之人在累积了大量近战经验之后,才有极低概率领悟的技巧,如今的修仙界能够进入这种状态之人不超过三个。

轩辕老祖曾提起过战意通明,明言就算是他也只能在生死关头才有机会进入这种状态,并非每一次都能成功,而一旦进入战意通明状态,他坦言可以与元神至尊强者一战。

如此强悍的技巧,若是林修齐掌握了,岂不是说……他可以战元婴。

“战意通明?”姬幽臣开口道:“金丹期若能习得这种技巧,恐怕老夫也该归隐了,绝对不可能!”

“那方才的是……”

“自然是两仪天功之中让人平心静气的法门,阴阳之道何其玄妙,越是千钧一发之际,越可发挥难以想象的作用!”

所有人心中松了一口气,仔细想一想,金丹修士怎么可能进入战意通明的状态,一定是个误会。

姬幽臣心想,这小崽子越来越强了,竟然学会战意通明了,好像还是凭自己意愿进入的,不行!一定要找机会好好收拾他一顿,让他知道谁才是师父。

不提姬幽臣开始构思“邪恶”计划,传承之地中的气氛却不像外面那样平和。

方才的一战凭林修齐才能扭转战局,但仅仅是战平,又有几人被淘汰,熊兰便是其中之一,如今只剩下了31人。

熊巨灵一步一步走到林修齐面前,猛地目露凶光,抓住对方的衣服吼道:“你为什么不坚持一下!为什么不拼命打赢对方!你明明还成撑住,为什么要求和!懦夫!!”

端木智已经不想再忍受熊巨灵的野蛮了,他厉声说道:“熊巨灵!若不是林兄出手,我们早已命丧黄泉,你却还来质问林兄,难道你忘记自己浪费两次挑战机会的事了吗?”

“哼!赢了就不叫浪费!林修齐没尽力!若是他拼命一战,也不是没有赢的可能!如此重要的战斗为什么不力以赴!”

“啪!”

林修齐右手抡圆,扇了熊巨灵一个大耳光,熊巨灵在毫不知觉的情况下完成了空中转体六周半接倒地的动作。

熊巨灵的左脸高高肿起,他发愣地说道:“你敢打……”

“啪!”

这一次是挨打的是右脸,熊巨灵有些发懵地坐在地上,他还想说什么,林修齐举起一只手,吓得他捂住脸,不敢开口。

“熊巨灵!”林修齐平静地说道:“想发泄情绪随便你,但在此之前先想想你做了什么!鲁莽地做决定,挑衅对方,自己还没有实力,你说说自己方才除了做个背景还有什么作用,杀过一个人吗?”

“我……我承认你很强,但你为什么不尽力!”

“你以为我能控制住对方80个人很轻松吗?”

“之前你不是控住了300多……”

“那些垃圾能和这些人相比吗?”

“可你没尽力!”

“什么叫尽力,一定要拼得缺胳膊少腿才叫尽力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善良了,不敢弄死你!我们只是暂时合作,并不是什么天然的同盟和亲密的伙伴!合作懂吗?有作用才叫合作,你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杀掉或许更有用,还能吃顿熊掌!”

熊巨灵下意识地将双手藏在腋下,依然有些不服气地看着林修齐。

他只是看到族姐被淘汰,心中郁闷才会不讲理的胡搅蛮缠,以往这一招还算好用,其他人不会太计较,他也不会太过分,说几句就会结束,没想到今天遇到了零容忍的家伙。

“熊巨灵我告诉你,我尽力不尽力是我的事,你愿意同情别人是你的事!先前一直说我不属于任何一个家族,没有背景,现在需要我了,我就得为你家族之人不被淘汰去拼命?”

“我……”

“你什么你!就是你这种莽夫,才会不顾别人,随意破坏其他人的努力!你自己认为你有什么资格擅自发起挑战?”

“我……”

“我告诉你熊巨灵,你再管不住自己的嘴,我就算被淘汰也会先杀了你!”

林修齐看向其他人说道:“只有最后一次挑战机会!输不可怕,但不能输在自己人手里!我这一句就放在这儿,若是有人搅局,像熊巨灵一样浪费最后一次机会,我会想尽办法杀了你,还会去找你们家族的麻烦!对了!忘了说,我现在会搜魂,只不过不太熟练,可能比元婴修士更疼一些,如果谁有兴趣,我不介意演示一下!熊巨灵,你有没有兴趣?”

“没有!没有!先前都是我太冲动了,拖累了大家,我道歉!”

说着,熊巨灵站起身,朝着众人“施展”了一次标准的90度鞠躬。

端木智心中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愉悦,以暴制暴的感觉真好,仅仅是旁观的感觉都这么好,他迅速收敛心神,笑着说道:“林兄不必动怒!接下来我等听林兄安排!”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拱手施礼,表示赞同。

此时,除了司空素晴等几个和林修齐关系亲近之人,其他人都觉得有些后怕。

暴打熊巨灵的天才被林修齐打爆,轻薄司空素晴之人被打爆,除了那个强到不像话的白衣大师兄,其他人完是摆设,连那白衣大师兄也没能胜过林修齐。

最关键的是,林修齐发起疯来谁都敢杀,他们之中有几人同样觉得不想让族人被淘汰,甚至赞成熊巨灵的做法,此刻想来完是作死。

林修齐顿了顿,他没想到这些人这么配合,腹诽道:“都这么识相干什么,我还想杀鸡儆猴呢!没机会了!”

他深呼吸了一次说道:“这一关需要齐心协力,至少在这里我们是同伴!”

所有人嘴角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方才好像就是你用最直接的方式威胁了我们这些同伴吧!算了!你说什么是什么吧!

林修齐继续说道:“我不会强迫每个人按照我的方式去修炼,去战斗,谁能更好的掌控大局,完可以领导所有人,我个人推荐端木智道友!”

众人又是一愣,这一波峰回路转玩得有点突然啊,连端木智都没反应过来。

“这……林兄,不如还是由你!”

“端木道友就不要推辞了!我不会做什么总调度,也不擅长,非要说的话……我算是个监工,谁偷懒,我就揍谁!”

端木智点了点头,心想,明白了!繁琐的事儿部我来做,开心的……打人的事儿你包揽,这是个甩手掌柜啊!

他原本还有点犹豫,看到其他人向他投来期待的目光,显然是不想让林修齐做指挥,他只能叹道:“既然林兄如此相信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好!你都要听话!否则……嘿嘿!”

林修齐的笑声让许多人身一紧,熊巨灵还保持着鞠躬的状态,他正想起身,听到了笑声,腰又下去了,决定再保持几分钟。

“林兄!关于最后一次挑战,你有什么建议吗?”端木智略显恭敬地说道。

他知道自己这个总指挥只是替人打工,如果以为真的掌控了大权就太傻了,凡事最好还是请示一番。

“嗯……发挥每个人的专长比较好!还有就是圣体术和圣魂术……端木道友,你发现没有,现在可以将功法的名字说出口了!”

“确实如此!若是我没有猜错,外面或许看不到这里的情况了!”

“有道理!”

“而且……圣体术和圣魂术或许带不出去?”

“智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端木仁连忙询问,他很讨厌淬体的过程,得到圣体术之时,他比任何人都兴奋,若是不能带出去,他或许要改成炼气了。

“阿仁!你想想!如果能带出去,还有必要让我们说出不功法的名字吗?”

“那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看着如此精妙的功法消失?”

“可以修炼完毕再出去嘛!”林修齐插口道:“在这里点数不会减少,换言之,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可以修炼,圣体术先不提,圣魂术一定与破解绝对压制有关!”

“真的吗?”

端木智若有所思地平静地说道:“或许真的如林兄所言!你们想想!绝对压制这种招式完不是金丹修士可以使用的……林兄你别误会,我不是怀疑你!咳咳!若是能破解,哪怕仅仅是抵抗一下,我们也有机会使用挪移符逃走……林兄你别误会,我不是针对你!”

林修齐笑道:“没事!这点小手段不算什么,先前我也只是随意试试,而且我还有增强绝对压制的手段,那个领头的不也被我控住了?别担心!”

所有人心中大骂,我们是担心这个吗!我们是期待破解你的绝对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