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污视频app在线观看草莓

☆、3184_未来展望

裴冰:“什么零食问题?是你耿耿于怀的礼物问题, 你的心魔, 这是涉及到道的大事啊, 裴长老肯定会慎重处理。”

他只会抽我一顿, 让我一边受罚一边想清楚什么是心魔、什么是以心魔为借口要礼物。

小孩子打滚撒泼要一件东西的时候, 不能顺着, 不然他会食髓知味, 下次闹得更过分。一定要冷处理,必要时付诸暴力,让小孩子知道想要什么必须好好说、讲道理, 不准仗着被大人宠爱便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

对小孩子一定不能惯着,要让他从小便明白他不是世界的中心。

裴冰:“……育儿心得我帮你发给裴长老,让他理解你希望被怎么教育?”

发个蛋, 老爹就是这么教育我的, 抽得我一想起来便浑身疼,所以我从来不敢对老爹撒泼, 想要什么一定好好说话, 就算不被批准起码也要尽量避免被打。

修真界光知道裴长老能生, 却不知裴长老在教育上是如何的经验丰富、理论系统、深思熟虑。‘能生’带着运气的成分, ‘能教’就是纯实力了。一共三个徒弟, 现在是两个元婴一个金丹,而且我们仨都还在上升期, 将来的巅峰会在哪里尚未可知,如果……修者界众人该是何等地嫉妒啊。

嫉妒去吧, 裴长老本人也还在上升期, 将来搞不好便是……看谁敢惹。

裴冰:“你把未来展望都打省略号是什么意思?”

谦虚一点,话不说透,意会最美。

*

大眼萝莉乖巧逛超市明丽动人跟拍

我问黎欣幼:“你检测猫糖的过程,能详细告诉我吗?”

黎欣幼很大方,不止告诉了我全过程,还仔细对我说了他做的每一步的理由。我邀请他一起分析蓝色石头等相关物品。

黎欣幼拒绝:“说实话,出九宁后我研究那批物品已经研究得反胃了。太多,关键是,所有物品的研究都是重复步骤,偏偏研究出来的内容又基本全互不相关,功能还多偏单调。还有入九宁前,为了得到九宁门票,我磕磕绊绊地仿制你的炼制器物,也仿制得头疼。虽然我的确对器修职业有一定的兴趣,但这兴趣真的不足以支撑我为之废寝忘食。”

☆、3185_有一场选拔

我:“呃,你对器修职业的兴趣现在还保留着吗?”

黎欣幼长叹一声。

我莫名愧疚,想起当初我炼制通明果炼到发腻的感觉。

黎欣幼:“我需要更长时间来缓缓。”

没事,修士生命长,能缓过气来的,我不就又对通明果炼制有兴趣了吗?不过再也不可能专注地连续炼制两年了,太过密集的重复真的容易腻。就算让我没日没夜地练剑一刻不准休息,久了我也得对剑修职业产生质疑。

任何事情都要适度啊。

我:“零嘴你喜欢什么口味的?”能把看起来甜滋滋的棉花糖猫完整地送出去,我猜黎欣幼对甜食起码算不上特别喜欢。

黎欣幼:“我喜欢清淡些的,略回甜。”

我送给他一盒和他照料着的花形态类似的花瓣,冰花圃产:“清淡略回甜的口味。”

黎欣幼接过,看看自己的花,说:“你挖一株走吧。”

我:“我能问问,为什么你们不是种植师也种灵植吗?好像还都种得很专心。仅仅只是因为习惯或者是修炼的一部分?”

黎欣幼:“最近有一场选拔,种植选拔,胜出者可以获得进入一个秘境的资格。种出来的灵植不一定要很高等,也不一定要长势非常好,可以说什么标准都不确定,因为不是人工选择,而是由秘境自己判断哪些灵植合了它的眼缘,然后它会赠送门票给那些灵植的种植者。”

黎欣幼:“一共有一百张门票。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在剑宗内找一块地,随便种株灵植,最好是从种子态开始种。由于现在距离发门票的时间已经不远了,所以你最好种长得非常快的灵植,越快越好。等级低一些没关系,你不擅长种那种灵植也没关系,种出来就有机会。”

我:“必须在剑宗内种植才可能获得门票,也就是说,这秘境是属于你们剑宗或者是与你们剑宗大有关系,我作为外门派弟子,不适合参与竞争吧?”

黎欣幼:“现在来剑宗种植的十大弟子都有。”

咦?是这么大范围的活动吗?我一无所知,是因为这事与我密切相关于是我的信息处理程序将之放黑匣子里了?

那我参与一下吧。

☆、3186_酱油

我:“我们云霞宗是谁来的?”

黎欣幼指了一个方向:“我也不知道是谁,不过所有外门派参与这事的种植师都在那边,你直飞下去就能看到了。”

我:“各门派来的都是种植师吗?”

黎欣幼:“虽然规则中不限职业,但是比种植的活动,大部分人都认为活动奖品应该也是种植类的,所以在参与人数有限的情况下,便都优先选了种植师,或者至少是辅修种植师。”

黎欣幼:“另外,虽然允许其他门派的人参与竞争,不过我们觉得其他门派弟子获得门票的机会很小。”

我点头:“既然那秘境将选拔场地放在了剑宗内,那就一定是冲着剑宗而来。其他门派的弟子,如果能获得门票,恐怕也只会是因为那人与剑宗有比较深的渊源。”

黎欣幼:“而且,即使靠着与剑宗的渊源获得了门票,进入秘境后可能也会成为剑宗参与者们的陪衬。所以,如果你想参与这次竞争,建议你做好心理准备:你很可能得不到门票,即使得到了,进入秘境后可能也只是去打酱油的。”

回顾我的秘境经历,我觉得,我对酱油角色适应良好。

我向黎欣幼道谢后,一边慢悠悠地向外门派种植师场地飞去,一边联系老爹,问:“给我的处罚项目安排好了吗?”

老爹:“你很急着受罚?”

我:“不是,我是担心我如果进了秘境,可能暂时便领不了罚了,我怕你会因此给我的处罚加量。”

老爹:“那是针对剑宗的秘境,其他门派弟子这次去参与种植竞赛只是眼馋下的凑热闹,意义不大。”

也就是不耽误我受罚。

我:“如果,万一,那秘境误判给了我门票呢?你看九宁就误判过。”我觉得我挺讨秘境喜欢的,虽然深入接触之后秘境可能会踹了我。

老爹:“你要是又骗过了秘境导致受罚时间延后,处罚不加量,还会因为你带回秘境新信息而有赏。”

我:“是新秘境吗?以前没出现过的?”

老爹:“秘境新信息、新秘境信息、新的秘境信息和新秘境的信息,你理解区分起来很困难吗?”

……本来没觉得困难,只是故意扭曲理解好套你话,但被你这么一说,我又觉得自己好像是有点区分困难。

我:“我,先去试试能不能骗过这个秘境?”

老爹‘嗯’了声。

☆、3187_捕猎秘境

我:“你要是定好了处罚项目,可以先发给我,我做个心理准备?”

老爹:“顺便制定偷懒计划?去戒律处领罚的时候你自然会看到处罚项目。”

被老爹断了通讯的我想说:我没想制定偷懒计划。老爹出关后的第一场罚,我会高高兴兴地接受的,就像重温旧梦。你们三个的眼神能不能不要这么诡异?

裴冰:“没什么,不就抖M吗,我习惯了。”

小随:“不管主人什么样我都能接受并最爱主人。”

毛球挠挠耳朵。

*

到了外门派种植师临时区域后,我看到我们云霞宗来的是帮我调.教了冰花圃的娄复义师兄和与我一起进过昆仑巨大火球莲秘境的章梨。

“哟,二公子。”娄复义师兄热情。

对比起来章梨就比较冷淡了,或者说,她好像在生闷气。

娄师兄悄悄跟我说:“章师妹原本不想来,她有其他很挂心的事情,但是广和长老……所以章师妹现在是硬熬着等捕猎秘境把参与者选完,她才能回宗继续做她的事情。”

我:“你省略的内容是什么?”

娄师兄:“长老的事我哪好多说呢?尤其广和长老那么……的人。”

你还不如直接说出来呢,省略后更引人遐想了。

我:“‘捕猎’是这秘境的真名,还是随便取的绰号?”

娄师兄:“我也觉得像绰号,但好像是真名,因为剑宗弟子们都是这么叫的。剑宗不像我们云霞宗那么喜欢乱取名,剑宗弟子就算取绰号也最多是,比如叫你小裴这种的,而不会叫美人、猫猫、小呆呆……”

我:“……”

娄师兄:“我就打个比方。”

我相信那些称呼你们私底下真用在我身上过。

娄师兄:“说起来自从小随能装活物后,就较少看见毛球了,真怀念二公子你抱猫的样子,比现在这样软。”

我拉回话题:“你不觉得捕猎秘境这个名字暗示着危险吗?”

娄师兄:“很多秘境都有危险,尤其是信息有限的秘境。未知必然伴随着预料不及的险境,但危险也是机遇。越是少有记录的秘境,越容易遇到重宝,被研究透彻了的秘境通常只有残羹冷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