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20app苹果

林修齐看着半兽之祖,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就这样一言不发地看着对方,他在心中不断暗示自己,就是一条被遗弃的小狗。

果然不到一分钟,半兽之祖叹道:“好吧!好吧!就让你修炼到所有分身修为一样!”

“谢谢先祖!那个……我还有三万多傀儡,您看……”

“滚蛋!!”

林修齐没有继续软磨硬泡,九十九具分身的修为部提升到元神中期已经是极其难得的机缘了,要求太多会遭雷劈的!

当然,他不知道现在的要求已经很过分了。

“轰隆!”

天雷滚滚而来,十八具分身开始渡元神劫了,其余八十一具分身进入洞天之宝,以融灵法诀的法门为林修齐加持力量,林修齐没有离开劫云范围,他要用天雷之力刺激肉身,争取从金血宝血中再得些好处,看得半兽之祖有些牙疼。

一道道紫色天雷落下,林修齐不躲不闪,脸色毫无变化,仿佛一切与他无关。

半个月前,他遇到了危险,原因是当时恰好晋级元神中期,攫取宝血能量的速度猛然增加,或许是当时的状态比较特殊,一些零散的记忆片段出现在他的脑中。

他看到了一位绝色美女,妖媚无比,这是他第一次领略到真正的媚。

一个相貌清秀的女孩,会让人多看几眼,除非一些色中饿鬼,否则不会直接去想象一些香艳的画面,但同一个女孩,若是挑逗诱惑,应该很少有男人能够心无杂念。

空气感柔顺女孩安静唯美氧气型写真美女图片

这就是柔媚的效果!

他在记忆中看到女人气质中带着天然的柔媚,不是天生媚骨,而是媚意天成,不夸张地讲,甚至在梦中投怀送抱的方诗语也没有对方那般诱人。

当然,这些都是醒来之后的感觉,在那段记忆中,林修齐笃信那个女人是他的母亲。

他还看到了一个相貌威严的男人,记忆中的设定是他的父亲。

母亲宠溺,有求必应,父亲严厉,不苟言笑,二人偶有争执,却都只是寻常小事。

在记忆中,林修齐过得很幸福,对二人的依赖感也越来越强,直到有一天,明明是一次**的庆典,母亲却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让父亲大怒,而后母亲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终于有一天与自己切磋之后,母亲受伤,只能开始闭关。

不久之后,他忽然发现母亲陨落了,而出手之人正是自己的父亲,想起以往种种,他怒火攻心,陷入了疯狂,盛怒之下去战父亲,并非为了杀掉对方,只是想击败对方发泄愤怒,没想到父亲不但打伤了自己,还要下杀手,他只能劈开空间逃走,去往另一个世界。

之后的记忆断断续续,他只记得脑中母亲陨落的画面和父亲要杀自己的画面,有一日,好像是有大敌出现,他与两个伙伴一起出手,没想到父亲也出现了,开始了一番大战,之后的记忆再次模糊,但杀意和愤怒已经难以抑制,加之林修齐的父母已经去世,生身父母不知是谁,那记忆中的一切仿佛是他亲身经历一般,生母被杀,凶手是生父,这等悲伤和愤怒让他不顾一切去吸收能量,准备报仇,若非圣树的庇护及时出现,他的结局只有爆体而亡。

清醒之后,他断定这些都是半兽之祖的记忆,不由得心生感慨,唏嘘不已。

谁能想到这位存活了数十亿年的前辈竟然有这等悲伤的经历,同时,他也明白对方口中的吹嘘之言都是真的,还有一件让他有些震惊的事情。

半兽之祖的父亲与他在莽原学院先祖洞穴九重天之中见到的那个虚影是同一个人,正是此人说他气运无,而后他才第一次见到了蛮绝尘。

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半兽之祖与蛮族有何等联系,他不知道,也没有开口去问,就算知道了也没有用,反正他和半兽之祖的关系已经不错了,没有必要背负不必要的事情。

一刻钟后,十八具分身渡劫完毕,他的九十九具分身部达到元神修为,若是此时返回地球,再无敌手。

就在他的思绪飞回地球之时,一个轻微的震动打断了他的幻想,一枚传音玉符出现在手上,片刻之后,他焦急地说道:“先祖!快送我出去,希尔芙出事了!”

“好!”

林修齐只觉得眼前一花,已经出现在了王城之中的图腾前。

“你终于出来了!快给我……喂!你要去哪儿!”

鲁尔卡还在从远处飞来,林修齐已经捏碎了挪移符,离开了。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说句话会死啊!”

鲁尔卡不开心,她决定回三层大别墅,在墙上涂鸦,气死那个讨厌鬼。

此时的林修齐完顾不上其他,他知道圣树的庇护一定与希尔芙有关,也知道对方正在渡劫,一定是自己的原因导致了变故出现。

银白灵光一闪,林修齐出现在圣树之巅,玛尔法神色憔悴地站在一旁,气息有些凌乱,身上有伤,显然是经历了一场大战。

“前辈!发生了什么?”

“你来啦!希尔芙的额头的印记忽然出现,是不是你出了什么问题?”

“没错!我在圣血池中修炼,晋级之时意外引动了狂暴之气!”

经林修齐提起,玛尔法才注意到林修齐的修为已经是元神中期了,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换上一副凝重的表情道:“应该就是在你出问题的时候,希尔芙的额头上也出现了印记,也被狂暴之气入体,但被圣树的力量化解了,如今风劫即将结束,应该是还有一丝狂暴之气存在!”

“这……不应该啊!圣树可以完美地压制狂暴之气才对!”

“这应该是圣树的考验!”

“天劫还不是考验吗?”

“情况有些复杂,与我族的一个传说有关,之后再告诉你,现在需要你的帮忙!”596

“我该怎么做?”

“在接受图腾和圣树祝福之时,你二人的灵魂应该是产生了某种联系,现在能救她的只有你,一会我施法,将你的意识送入希尔芙的识海,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好!”

林修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坐在希尔芙身旁,如此果断倒是让玛尔法一愣。

意识送入他人识海极其危险,若是意识被毁,最严重的情况是灵魂消亡,尤其是希尔芙还在渡劫,而且圣树的考验绝非易事,就算说成是九死一生也为过,没想到林修齐竟然没有一丝犹豫,怪不得希尔芙会拼死守护这个人。

玛尔法很满意,当初因为希尔芙要守护一个人族,他的心中一直存在着一点点芥蒂,此刻,烟消云散。

“一切小心!”玛尔法忍不住提醒了一声。

“好!”

玛尔法念动咒语,林修齐的额头上重新出现了绿叶印记,绿芒闪烁,希尔芙额头的血滴印记散发出血色柔光,两道灵光合而为一,化为金色,将二人的身体护在其中。

林修齐忽然觉得一阵头痛,痛得难以忍受,直接叫了出来。

“哇!!”

为了给自己留点面子,他没有“啊啊大叫”,但也疼得直接跳了起来。

睁开双眼,心有余悸。

“怎么这么疼!前辈,你下手……嗯?”

他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在圣树之巅了,四周一片鸟语花香,几只小鹿正围在他身旁,看到他跳了起来,吓得躲在远处的大树后,战战兢兢地看着这边,只有一只呆头呆脑的兔子还在他身旁安静地吃着草。

林修齐完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修士的记忆力极好,就算是相似度极高的森林也可以凭借一些细微之处加以辨别。

他习惯性地散开神识,却是猛地一愣,仿佛发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神识不见了!

片刻之后,他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不仅是神识,元神,元力,甚至是灵力都没有了,他走到一棵大树前,一拳轰出。

“哎呦!!!”

这一拳疼得他直接蹲在了地上,眼泪不自觉地在眼眶中凝结,三十岁之前,若是他要力打一棵树,一定会下意识地留力,成为修士后反而因为实力变强而不会留手了。

真的好痛!

他看了看流血的拳头,四下看了看,没有什么止血之物,只能舔一舔了。

“父亲!你等等我!”

一个天籁般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林修齐精神一振,是希尔芙!

他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两秒钟之后,他停下不跑了。

跑的太慢!

树林中地面凹凸不平,偶尔还有半个树根隐藏在落叶之中,一个凡人,跑步还不如快走。

不知过了多久,在林修齐的感觉之中应该过了一个小时了,他终于穿过了树林,看到了一片清澈的湖泊。

湖边站着一个男子,精灵族男子,如丝绸般柔顺的金色长发随风飘动,眼眸中泛着流光,肌肤胜雪,五官如同雕刻一般精致,四肢修长,身材高大匀称,柔美中不失阳刚,飘逸中不失温和。

看到此人,林修齐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自语道:“不要用自己的弱项和别人的强项比,加油!”

精灵族男子背对着湖泊,一个靓丽的身影看着这个男子,脚步有些犹豫,背影微微颤抖,像是有些激动。

“希尔芙!”

林修齐大喊一声,希尔芙回头,先是一愣,随即露出笑容,她笑得很安心,很释然,她知道先前林修齐一定是出了问题,能够出现在这里,应该是没事了。

她正欲开口,那个精灵族男子开口道:“来!到我身边来!一起去找你秀儿!”

希尔芙转头看向精灵族男子,眼含热泪,点了点头,只见对方张开双臂,像是在迎接自己,希尔芙不顾一切地奔向对方。

“小心!别过去!”

希尔芙微微一愣,转头道:“这是我父亲,我们要去找我母亲,你快来,我们一起去!”

林修齐有些着急,他看向精灵族男子,忽然发现对方的眼中露出一丝寒芒,嘴角噙着冷笑,仿佛是看到猎物入网时的笑容。

“别过去!危险!”

希尔芙不由得一怔,她有些犹豫,精灵族男子道:“不要听这个陌生人的话,我是不会骗你的!”

希尔芙有些举棋不定,此时的林修齐真的很无奈,因为他的危险根本不是这个男人,而是在湖边阴影处,出现了一个灰色漩涡。